彩八彩票官网 > 彩八彩票官网娱乐 > 强行之路,那一个世界再激起

原标题:强行之路,那一个世界再激起

浏览次数:196 时间:2019-10-24

革命之路是狂暴之路。疯狂麦克斯的轨迹狂暴的如此极致,风驰电掣的剪辑加上天地苍荒的场景,震撼感袭卷而来,何况还有机械、摇滚各种元素融合,那必须是一场刺激之旅。

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中写:“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候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拘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都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与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但是这种刺激只存在于观者脑中,麦克斯自身存在的世界毫无快感可言。麦克斯存在于一个非人的世界里。从头至尾,两位领导这场刺激之旅的男、女主角几乎都保持着死寂一般的表情,没有丝毫正面的感情流露,仿佛他们作为人的一部分已经丢失了,这个世界不再允许他们做正常的人。仔细想想,这部电影里唯一表达出“人性”的是一个叛逃的小兵。

《狂暴之路》的惊艳在于乔治米勒一贯的“无教条主义”和暴力美学的结合,不改变世界,而是由反抗份子彻底将原有世界打碎,之后建立起一个全新的政权。暴力美学只是电影的前菜,宏大的世界观和电影核心精神在重重铺垫下呈现给世人,铺面过来的腥甜和鲜美。弗里莎驾驶着轰鸣战车,载着母亲们绝尘而去。这是乔治米勒的废土科幻。

那么那些逃跑的女模特们呢?纯洁的美丽躯壳,单纯的生殖功能,柔弱需要被保护的姿态,与我所向往的女性角色完全背道而驰。没错,她们是想要反抗,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成功了,但是是从什么样的起点出发?她们自己又起了多大作用(显然没有男主角麦克斯的帮助这一切女性的反抗都不成立)?在今天的西方主流媒体中,我们还需要给自己讲这样一个男一号帮助女一号同身为性奴的一群无力女性从男性独裁统治的魔掌中逃脱的故事,我觉得很遗憾。

商业化动作电影,超级英雄和太空格局大行其道,乔治米勒用邪典电影冲开了一条路,《疯狂的麦克斯1》在二十多年之前作为澳洲新浪潮电影进入公众视野,带来极高回报。不仅是麦克斯系列,星战、终结者、007、侏罗纪等等ip电影都选择推出自己的续集作品,大刀阔斧地修改,迎合市场挑选和大众观影标准,但辉煌时代已经黄粱一梦,大部分续集改编作品草草收场。《狂暴之路》依旧坚持了一贯水准,长达100多分钟的追逐戏,充斥大量暴力镜头。

再说这个世界的统治构架、社会生态、自然环境,若回顾人类发展历史,恐怕也没有过糟糕程度可以相提并论的年代,因为在真实的世界历史中,人类群体是很难几无例外地压抑到疯狂麦克斯的境地的。所以说,疯狂麦克斯所构架的这个虚幻世界是一个很低级的世界,它把人性所有正面的部分挤压到最低限度,无视至今天为止我们所身处的社会已有的进步,讲了一个倒退100步然后前进0.1步的故事。这个故事讲得手法好,但是它的所有设定与我的个人信念背道而驰。

在前三部中,麦克斯的形象一直使作为一个失去所有社会价值的边缘人物,唯一的行事准则是帮助弱者,同样的故事重复地讲述最终会使人厌倦,这种厌倦感直接导致了第三部的票房跳水,影评界直言表示,疯狂的麦克斯的时代已经完全结束。但乔治米勒所开创的这种风格,辨识度极高,并且一脉相承了下来,如果被直接放弃实在是一种浪费,于是制片方重新启用了乔治·米勒。

想了所有这些,我突然怀念起魔戒的世界,同样是虚幻的世界,魔戒的世界是一个有着丰富得多的人性的世界,那里面的角色都复杂而立体,它的世界里并没有倒退的设定,而是一个与我们的真实世界完全不同但又处在同一等级的虚构世界。

2015年戛纳电影节首次放映了2D版本,场内观众起立鼓掌三次。乔治米勒克服了《狂暴之路》中可能会出现的各种问题,首先是梅尔·吉布森不再担任主角,拍摄经费严重不足,原定拍摄地点迎来十年不遇的大雨成为绿洲等等。

我不想体验一个倒退的世界。

米勒选择了弱化男性主角形象,着重对女性角色“弗里莎”的刻画,查理兹塞隆饰演的弗里莎成为电影的核心人物——光头,肌肉饱满,失去左小臂,意志坚定。

乔治·米勒改变电影拍摄地,运用大量邪典元素、想象力和绝佳的场面和动作设计。最终,《狂暴之路》使整个疯狂的麦克斯系列起死回生,《狂暴之路》在继承了前几部麦克斯系列朋克气质的前提下,加入了更多女性意识的觉醒以及对人类劣根性的思考,如畸形人,全身涂白的敢死队士兵,装满音响的战车,混杂癫狂。

单纯从类型片体系的开拓和先锋性上来说,《狂暴之路》并没有太多建树,电影的严肃性与“澳大利亚新浪潮电影”中其他导演如彼得·威尔相比也明显处于劣势,但胜在超高的结合度,《狂暴之路》没有完全流于快节奏的形式,加入了值得探讨的核心精神。

后世界中,现代文明已崩坏,人性殆尽,这是个血和火的世界,为了生存所有人都必须残酷的斗争。虚弱者没有存在价值,女性沦为生育工具。在荒芜沙漠中,两个逃亡的反抗份子有可能给这世界建立秩序。麦克斯,沉默寡言,在混乱中失去了家人,自认失去存在价值,被抓获之后充当“血袋”,给虚弱的士兵输血。弗里莎,强悍到性别模糊,是“不死老乔”统治下唯一的女性指挥官,在一次行动任务中决定逃离极权统治,带领不死老乔的五位妻子,回到儿时的故乡绿洲。两个反抗份子在沙漠中相遇,前有埋伏后有追兵,一路杀出重围。

如果说后世界中底层人民对强权政治的跟从是无可奈何,那敢死队成员对于不死老乔的盲目崇拜,以及对于所谓“英灵殿”的极端向往,是破碎的荒芜之地中的另一场畸形狂欢,以弗里莎为代表的女性意识由此觉醒。

弗里莎拥有个人意志,并且对于自我认知和目标极其明确——从电影一开始的逃离统治回到家园,到发现家园已经完全消失之后向死而生,正面对抗不死老乔的军团,建立新政权。这二者之间的共同性,是对自由的向往。

电影的人物设定有极强象征性,不死老乔象征统治阶级,控制着唯一的水源和性资源

圈养女性进行生育和母乳采集,

对士兵进行洗脑的价值输出,

依靠持续的吸氧才能够苟延残喘。

女性角色弗里莎和五位美貌纤弱的妻子象征不同类型的女性角色,

妻子们在逃离的过程中用铁钳剪断贞操带,象征人类在极端文明的跃进之后重新进入一种衰败的价值观,性与生育是女性的唯一用途。

反抗的过程中,无论强悍如弗里莎,能够只身穿过沙漠,还是柔弱五位妻子,用怀孕的身体挡住不死老乔对弗里莎的射击,都展示出毫无动摇地,对自由的信念。

《狂暴之路》的女性意识与前些天上映的《神奇女侠》,或者其他以女性角色的成长为主线的所谓“女性电影”的区别,在于弗里莎完全的人格独立,而不在于杀死多少男性对手,或者与男主角产生纯真爱情,从而获得精神上的成熟。

她从一开始即完完全全拒绝成为任何人的附属品,超越性别的坚定意志,让人无法对她产生任何性幻想,她和妻子们的存在也绝不是为电影增加些许浪漫情节。塞隆在饰演弗里莎这一角色时已经脱离了性别,提醒观众当你无法用“美艳”“性感”等去形容一个女人,或许可以用“敬佩”这类词汇。

弗里莎回到儿时的绿洲,期待那里有母亲,爱和自由,她能够获得一个独立生命与在绝对意义上战士的尊严。她带千辛万苦历经万险抵达目的地,才发现绿洲因为水土持续被污染而消亡,母亲们也在长年孤独的征战里,剩下了寥寥无几的最后几个人,苍老疲惫。

电影囊括了社会上各类女性角色,战士,妻子以及老去的母亲们,她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形成默契,贡献能够贡献的一切力量,决定绝地而返,没有人质疑彼此或心生退意。

弗里莎的成长在于最终学会接受他人的帮助,她教麦克斯驾驶她的战车,把重型机械搭在他的肩膀上瞄准敌人,听取麦克斯的建设性意见,直到最后失血过多时接受麦克斯的血液,两人建立了一种明确的合作关系,绝对信任和依赖,不需要进行肉体交流,麦克斯也绝对尊重弗里莎和妻子们的意志,视她们为平等的人类,而非局部器官。

在电影最后,二人隔着人群遥遥致意,她杀死不死老乔得到自由,他继续回到自己的旅途。

电影中的一幕里,一位老去的母亲怀里抱着一袋种子,她对其中一个妻子说:“这里面有树木,花,还有水果。”在临死之前,依然抱着这袋种子,把它们交给年轻的妻子,完成另一种意义上的继承。不死的对于自由的欲望,以及这袋种子,就是一群女性军团斗争的理由,它不仅让人能够坚韧地承受迎面而来的所有苦难,并且最终战胜它们,重启一个新的世界。

“你曾经这样做过吗?”

“有过几次。现在我开着战车,这是前所未有的机会。”

“她们呢?”

“她们在寻找希望。”

“你呢。”

“救赎。”

本文由彩八彩票官网发布于彩八彩票官网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强行之路,那一个世界再激起

关键词:

上一篇:在柔情似水的荒地里,电影确实是以余味定胜负

下一篇:没有了